中国电竞发育进入正轨后,下一个想象空间会是粉丝经济吗?

2019-11-26 21:09:24

次阅读


 微信公众号:读娱  林不二子

11月10日,FPX战队在《英雄联盟》(下称LOL)S9总决赛上,以碾压之势打败了欧洲老牌战队G2,为LPL赛区继2018年后又一次拿到了全球总决赛的冠军。不过有意思的是,尽管小凤凰还是收获了全体LPL观众的欢呼,但这一次的夺冠结果,在社交领域的热度却略逊于去年的IG夺冠,这也体现出了新老战队在市场的影响力之差距。

中国电竞走到今年,大概经历了二十年左右的时间,期间曾因一些因素而暂时蛰伏,直到2011年收购了CCM战队成立IG电子竞技俱乐部,并在后来建立了香蕉游戏王思聪,顶着富二代的身份杀入电竞,才又一次推动了行业的发展。

电竞人因为资本的加入有了更好的生存空间,直播行业的加速发展也为电竞行业打开了另一块市场,尽管处于行业核心地带的电子竞技俱乐部们的估值与收益,还无法与海外同行媲美,但在中国电竞选手连续两年于国内市场最关注的赛事上夺得冠军后,电竞行业的春天或许真的要来了。

2017年,中国电竞的又一次转折

“我就是我自己,我就是‘天’。”

FPX队员Tian小天在夺冠采访说出这句话后,得到了LPL观众的喝彩,与之相对的是在总决赛上败给FPX的G2战队老板,在推特上说“这该死的金牌”。能够拿到今年的S赛总冠军,离不开FPX的能力,但同时也有对手轻视的因素,而轻视的原因就是FPX太年轻了。

FPX是一支在2017年才正式成立的战队,虽然从去年起在多场比赛中就有不错的成绩,尤其是在今年拿下了夏季赛的冠军,但对于欧洲老牌战队G2来说,年轻就不需要太过戒备,在今年四强赛上打败了韩国老牌战队SKT后,G2队员的队内交流就表示“那下周我们也赢定了”。

然而外界看不到的是,对于中国电竞来说,新鲜血液才代表了希望。

2017年,中国电竞在被说是富二代“玩票”时,出现了新的转机。在海外做手游发行的趣加集团,建立了FPX战队,京东收购了QG组建了JDG,哔哩哔哩收购了IMay成立BLG,这三家新战队的共同点就是背后都有一个有资本实力的大公司,而在读娱君看来,这也正是中国电竞能够有下一步发展的希望之一。

首先,就是资本有更多机会找到最合适的人,打造一支拥有绝对实力的团体。

今年的多场比赛中一直拥有不错成绩且夺冠的FPX,其背后的负责人是曾在拳头公司做平衡设计师的李淳,在成为游戏设计师之前,他打进过LOL美服前十,这代表着他对LOL游戏本身有着深刻的理解,这也是他能最终能够组建出如今的FPX的基础。

在今年LOL夏季常规赛开始之前,李淳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Doinb是全联盟最被低估的选手之一”,他在很早就关注到Doinb的实力,这大概也是FPX邀请Doinb的原因。

而另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在2018年末,FPX同时迎来了两名大将,除了Doinb还有FW主教练战马,运营时间一年就引入两人,这绝对是背后资本支持的结果。同时,在2018年初,Doinb才以被外界传言1500万的价格转会到闪电狼,不到一年的时间又一次转会,这其中的价格可以想象。

在今年总决赛上,Doinb展现出了超强的个人实力以及团队配合力,而主教练战马也在BP阶段对G2有所限制,比赛前十分钟的战术也都让FPX拥有前期优势,这也证明了这一次资本确实找到了对的人。

而在找到“对的人”之外,资本的进入在某种层面也能带动行业发展。

JDG的背后不仅有京东这家电商集团,同时也有原初教育这家做电竞教育的公司,而BLG背后的B站也拥有庞大的游戏用户以及直播渠道,2017年进入电竞行业的新鲜血液们,很难全部都快速展现出实力,但背后资本的加持,是一定程度上能够弥补行业发展不足的。

原初教育虽然目前还没能培养出知名的电竞选手,但教育本身就需要时间去沉淀,当下电竞行业缺少的不仅仅有优秀选手,还有拥有专业素养的从业者,一旦熬过了前期的成长阶段,电竞教育这条赛道就会有更多的可能。正如当初王思聪进入电竞,也并不只是组建IG,同时也建立了香蕉游戏,目前这家公司已经承办了多场不同项目的赛事,这也是资本补充产业链条缺失一环的例子。

只不过王思聪入局时还没能有更多资本加入,形单影只地支撑确实难度更大,但如今已经有了更多资本开始认可电竞行业,更多的新鲜血液就能够把电竞整个盘子做大,产业链条更完善,从而让中国电竞有更稳定的发展可能。

天时、地利、人和

电竞俱乐部的商业化发展有期待

如果谈及行业发展,自然离不开商业化的进程,作为行业源头的中国电竞俱乐部商业化,一直是被外界诟病的一点。高昂的人力成本却要面对较为单一的收入结构,代言、赞助、转会这三大主要收入来源还几乎都依赖于战队成绩,这种不稳定性让中国电竞俱乐部始终处在入不敷出的情况。

不过因为市场大环境,以及外界对于电竞认知的双方面变化,让中国电竞俱乐部的商业化推进看到了可能。

先从市场情况来看,电竞比赛的影响力正在日益增加。据国外直播数据统计机构发布的LOLS8总决赛收视报告显示,在总决赛当晚中国地区观赛人气达到了2.03亿,而在今年的S9总决赛,斗鱼、虎牙、bilibili等多平台直播观看人气早已超越3亿,虽然人气不是人数,但这个数量级也至少说明了电竞比赛的热度。

同时,确实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游戏本身。据B站发布的2018年游戏区盘点数据,在2018年《英雄联盟》相关稿件总播放量达到48亿次,《绝地求生》播放量达到37亿次,《王者荣耀》也拥有了18亿播放量。

市场对于游戏的认可,也引来了更多品牌方的入局。

在今年LOL S9的赛场上,我们看到了更多除外设、直播、汽车等以往就关注电竞的品牌品类之外,我们也看到了上好佳、KFC、伊利谷粒多、Libetter等餐饮快消、服饰品牌,这其实就标志着外界对于电竞的认知已经发生了变化,这些品牌方不再只把电竞当作是游戏类内容,而是一个能够吸引年轻群体目光的渠道。

同时,除了赞助外,由于俱乐部愈发重视品牌运营,也有了更多与品牌方的合作动作。去年,RNG与Keep发起了跑步公益活动,队员小虎与Karsa也接到了凌仕代言,李宁与EDG发布了联名款,Nike也先后将代言人落在了RNG、IG的队员身上。虽然这些代言项目仍然与比赛成绩挂钩,但至少有了更多品牌的关注,无论是哪家战队取得好成绩,电竞总算能从这些大品牌手里分得一杯羹了。

而在与赞助、代言等商业化模式之外,电竞俱乐部在未来也有望触及到直播收益这一直接2C的市场。

目前,无论是打哪种游戏项目的职业选手,都会在直播平台上进行直播,职业名气会为他们带来更多的直播收益,尤其是从直播平台走出主攻《绝地求生》的职业选手们,更是在直播领域拥有超高的人气与收入。比如4AM战队中的孤存,据网络数据他每月收入近50万,这就是由人气带来的商业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