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电竞主客场制度的思考:当资本褪去,会不会只剩下一地鸡毛?

2019-11-27 16:18:59

次阅读


最近湖北电视报道了王者荣耀俱乐部Estar将要将主场落户武汉的消息,这意味着王者荣耀KPL联盟也要开始建立自己的主客场制度,逐渐如今聚集在成都和上海两地的俱乐部分散出去,让更多城市的观众拥有现在看比赛的机会。


LPL主客场制现状:逐年递减

主客场制度并非电竞首创,在传统体育中的应用更加广泛,例如我们熟知的NBA、英超、德甲等等,每个球队都有自己主场以及主场观众。国内也有很多知名俱乐部同样扎根在各个城市,这些俱乐部和城市牢牢绑定,例如广州恒大、上海申花,北京国安等等,这些俱乐部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城市的名片,也形成了非常浓厚的主场氛围,效果十分显著。

传统体育的主客场制度,是否适合新兴的电竞?传统体育的主客场制度,是否适合新兴的电竞?

电竞方面,在KPL之前,英雄联盟LPL联赛更早一步开始了主客场制度的尝试。除上海外,LPL分别在杭州、西安、重庆、成都、北京建立了主场,一时间主客场制度风风火火,很多人围过来看热闹,赞美、支持的声音不绝于耳。

传统体育的主客场制度,是否适合新兴的电竞?传统体育的主客场制度,是否适合新兴的电竞?

建立主场的好处显而易见,主场能让每个俱乐部发展出不同的特色,也能帮助俱乐部扩大核心粉丝,同时拉动品牌增值,营造更好的电竞氛围。从表面上看LPL走的这条主客场制度也是一片欣欣向荣,然而其中的细节才值得深思,不知道有多少人发现,LPL开辟主场的速度在最近几年放缓了。

传统体育的主客场制度,是否适合新兴的电竞?传统体育的主客场制度,是否适合新兴的电竞?

18年上半年,LPL队伍中Snake、OMG、LGD设立主场,18年下半年,RNG、WE设立主场,19年上半年JDG建立主场。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LPL在逐渐放缓自己的主场计划,既然主场有那么多好处,为什么LPL不加大力度,而是逐年递减呢?


现实:前期投入过高,主场收入偏低

由于观众数量和消费水平的问题,电竞主场至少都是选在二线城市。在一、二线城市搭建一个这样的场馆要多少钱呢?我们可以从采访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人民电竞曾经采访过负责JDG主场搭建的负责人宝爷,报道中宝爷透露,JDG的主场搭建前期投入大概在2000万以上。以后每年的运营成本也会在千万以上。这些资金主要用于场地搭建、直播设备购买、专业团队搭建,在寸土寸金的北京搭建一个这样的场馆,2000万真不算多。

传统体育的主客场制度,是否适合新兴的电竞?传统体育的主客场制度,是否适合新兴的电竞?

但是建立主场之后的收入如何呢?真金白银的收入只有俱乐部门票。JDG主场有大约500个座位,票价为80,也就是JDG如果每场都能坐满的话能有4万的收入。然而每场还必须为水电、人力额外开销。想要靠门票赚的钱支撑主场的日常运营已经是捉襟见肘,赚回前期投入更是遥遥无期。现在JDG主场主要靠休赛期接其他演出以及俱乐部补贴维持正常运营。

传统体育的主客场制度,是否适合新兴的电竞?传统体育的主客场制度,是否适合新兴的电竞?

所以以目前的状态来看,俱乐部投资主场仍然是一个赔本赚吆喝的生意,那么是否未来会有更多的收益呢?


未来:一款游戏的寿命有多久?

虽然从观赛人数上看,电竞已经有了足够多的群体,很大程度上冲击了传统体育行业。但针对某一个单一的电竞游戏来说,他究竟有多长的生命周期?

像篮球和足球运动已经有了几百年的历史,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了一项非常完备的体育运动,有着大量的群众基础和观赛粉丝,根本不会有人质疑篮球和足球会在多久之后死掉。然而游戏却大不相同,一个游戏的寿命最长也就是10多年,而由游戏衍生出来的电竞到底能持续多久呢?

传统体育的主客场制度,是否适合新兴的电竞?传统体育的主客场制度,是否适合新兴的电竞?

从现在来看电竞确实拯救了游戏,看一场电竞比赛相对于玩一局来说更加轻度,因此也吸引了很多非游戏核心用户继续关注着游戏。并且电竞自身就在不断产生着很多优秀的内容,增加玩家粘度。但对于一家俱乐部来说更关心的是自身的利益而非游戏生态,如果投入了大量资金做基建,但游戏不能长久,俱乐部仍然血亏。

主客场制度就像是联盟给俱乐部画下的大饼,这个饼确实看上去非常好吃,但只是为了吃到这张饼,现在的日子就要过的苦一点。不过这个游戏在国内仍然玩的下去,因为国内市场大,在各种资本的加持下,一切都是金光闪闪的欣欣向荣。只是当资本褪去,那些辉煌的主场会不会是像共享单车一样只剩下一地五彩斑斓的垃圾?

传统体育的主客场制度,是否适合新兴的电竞?传统体育的主客场制度,是否适合新兴的电竞?